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公告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时间记忆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最新日志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最新评论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最新回复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我的好友
我的相册
站点信息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2009-12-14 11:43:00
双线并构,挥洒自如

 双线并构,挥洒自如

——评《逍遥游》构思的精妙

庄子《逍遥游》,从其核心内容来说,是阐述其哲学思想的,是一篇论说文。但文章又充满着好恶褒贬的浓郁的感情色彩,视其为抒情散文也未尝不可。正因为如此,文章形成了感情与哲理双线并构的行文特色。

先看感情线索。文章塑造了令人惊叹的大鹏形象,也塑造了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蜩、学鸠和斥鷃的猥琐可笑的形象。就在这形象塑造的过程中,作者的好恶褒贬的情感寄托之中,跃然纸上。

文章不避重复,三处展现大鹏形象。文章开篇,就在我们眼前展示出大鹏不同凡俗的形象。生活在北海的鲲鱼,不知其身长几千里,它不满足于现有的生活空间,化而为鸟,名为大鹏。化为大鹏鸟后,它张开翅膀奋力腾飞,那翅膀就像垂到天边的云。哦呀,那真是遮天盖地,硕大无朋。它向往更加广阔的空间,于是,它借助海浪奔涌形成的大风,乘风腾飞,飞往辽阔无际的南海。这是一个不满现状,志存高远的非凡形象。大鹏第二次出现的时候,形象有了升华。把它怎样飞往南海的情状做了生动的描绘。它在北海乘风而起的时候,翅膀拍打水面,激起三千里高的巨浪,那情景,真可谓日星隐曜,动地惊天。它借助这巨浪形成的旋风,扶摇直上九万里高空,然后向南飞去。它整整飞了六个月,中间没有一刻的停歇,直至到了南海,它才停下来歇息。这是一个为了实现伟大理想而充满激情,不懈努力,艰苦卓绝地奋斗的形象。苏轼云: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苏轼之言可作此处之印证。大鹏第三次出现,其形象更加丰富,也更加伟岸。它“背若泰山”。泰山是中国名山中的五岳之首,这该是何等的雄伟啊!它“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如果说大鹏形象第二次出现,表现充满激情,艰苦卓绝,那么这第三次出现则是英雄豪迈,气薄云天。经过这样三次重现,庄子为我们完整地塑造了不满现状,追求理想,不懈奋斗,气势豪迈的非同凡响的大鹏形象。从中可以看出,庄子对大鹏形象寄予了无比热爱与崇敬的深挚感情。

与大鹏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蜩、学鸠和斥鷃,庄子则是怀着极度的讥讽、嘲笑、揶揄的情感的,甚至以严厉的叱责来表达其厌恶之情。蜩和学鸠嘲笑大鹏不该高飞九万里而计划南飞去南海。它们洋洋自得地说自己只不过飞得榆树檀树那么高,有时还飞不上去,就落到地上,懒得再去腾飞。它们不明白大鹏为何要飞那么高去南海。面对这些无所作为,不肯作任何努力,根本无法理解大鹏宏图大志的渺小之辈,庄子直叱它们:“之二虫又何知!”文章描写斥鷃讥笑大鹏的语言神情,亦可谓极尽揶揄之能事。斥鷃质问大鹏要飞那么高,去那么远干嘛,它说它自己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在蓬蒿之间盘旋飞舞,逍遥自得,这也就是飞翔的最高极限了。大鹏为何要飞那么高那么远呢?庄子借斥鷃形象的描绘,讽刺了那些目光短浅,胸无大志,安于现状,不图进取,无知之极却还洋洋自得的可鄙可笑的人物。对比之下,对大鹏的赞美和崇尚之情,显得更加鲜明突出了。

虽然文章最终表达的是要追求超越时空,不受任何约束的逍遥游的理想境界,但理想与现实毕竟还是有距离的。作为生活在现实中的庄子,他不可能真正做到“无所待”。因此,大鹏就是他现实生活中的最崇敬的形象。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大鹏形象也是现实中的庄子的自况。《庄子·秋水》中,有一个“惠子相梁”的故事。说的是惠子担任梁惠王的宰相,庄子要去拜访他,有人告诉惠子,说庄子将要取代惠子而为相。惠子听了大为惊恐,在全国范围内搜寻庄子三天三夜。庄子去见惠子,告诉他说南方有一种凤鸟,非梧桐不栖,非练实不食。猫头鹰得到一只腐臭的死老鼠。凤鸟从上头经过,猫头鹰急得仰头大叫。你惠子难道也要用梁国相位对我大叫吗?这个故事是以对比的方式,讽刺贪恋官位的惠子,而以凤鸟自比。在对比中,突出了自己高洁不凡,卓尔不群的品格。《逍遥游》中,庄子显然也是以大鹏形象自比,凸显自己不满现实,不安于现状,坚持不懈地追求高远理想的博大情怀和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的精神。虽然这与儒家的救世情怀大不相同,但不懈地追求人生的崇高目标,却是一样的。他向往心灵的无拘无束,追求人生的超然境界。

《逍遥游》这种褒贬喜厌的感情贯穿全文。文章在讲述了斥鷃讥笑大鹏的故事后,以类比手法,指出那些为官者,小则一乡之官,大到一国之君,他们都像斥鷃一样对自己自视甚高,实则目光短浅,胸无大志,鄙陋不堪,俗不可耐。而对当时的两位高人宋荣子和列御寇,则不乏赞誉之情。宋荣子能够做到不为举世的褒贬而影响自己的情绪,不汲汲于富贵;列御寇有神仙一般的道法,却不急于去追求幸福。这些与庄子的一贯思想是很接近的。鄙陋与高洁,渺小与远大,相比之下,褒贬喜厌之情溢于言表。

再看哲理线索。庄子在文中虽然对大鹏形象的描绘极尽夸张之能事,表达对大鹏的无比热爱赞赏之情,但从哲理的角度看,大鹏无论飞得多高,飞得多远,无论气势多么宏伟,都必须借助大风才能施展奇才,实现理想。这与庄子向往的绝对自由的境界还无法相比。从必须有所凭借,无法获得绝对自由这个意义上说,大鹏的奋飞,与雾气和尘埃的飞扬并没有什么不同,这就像在天上看地下与在地下看天上没有区别一样。这是从空间角度着笔,写出了大鹏的局限性。

从时间的角度看,短寿与长寿没有什么区别,道理也是一样。朝菌只有一天的生命,寒蝉的生命不足一年,灵龟的寿命可达千年,大椿的寿命则有一万六千年。无论其寿命是短还是长,它们都有一定的年限,都不是无限的。从它们都无法达到无限的角度看,寿命的长短又有什么区别呢?即使寿命如彭祖长达800岁,和大椿相比,那也是极其短暂的,和无极限相比,更是不见影子。所以人们把彭祖看成长寿,用彭祖800岁的长寿来与自己的寿命相比,这是没有意义的。彭祖和我们平常人一样,寿命尽管有长短之别,却都是有限的。文章从时间着笔,写出了生命的局限性。

回到现实世界,世俗之人与世外高人相比,世外高人当然胜于世俗之人,但即使高人如宋荣子,列御寇,它们也都还是“有所待”,即有所凭借,无法超然物外。如列子得神道,往返天地之间只需要15天,但他也像大鹏高飞远走一样,必须借助风力才行。所以他也还是没有达到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什么呢?真正的自由就是超越时空限制,超然物外而“无所待”,心灵在无拘无束的世界自由飞升,自在翱翔。

经过这层层的推进,文章最后归到什么是真正的逍遥游,那就是顺从天地自然之性,驾驭世间万物的变化,在无始无终,无边无际的宇宙作无穷的遨游。谁能达到这个境界呢,那就是至人,神人,圣人,他们都不为外物所限,超越自我,超越时空,摆脱功名利禄和名誉地位的羁绊,在真正自由的天地翱翔。

文章以情感和哲理两条线索构建全文,通过寓言中的大鹏和学鸠斥鷃形象的对比以及现实中的世外高人与世俗之人形象的对比,表达自己的爱憎褒贬情感;又通过大鹏、长寿者、世外高人均“有所待”,有限制,还不是真正的逍遥游的比照,表达追求不受任何限制的心灵自由的哲学思想。而这两条线索在大鹏形象上交汇融合,得到了高度的统一。尽管大鹏高飞远行必须借助风力,“有所待”而还未能到达真正自由的境界,但它不满现状,由北海飞往南海,由鲲鱼化为鹏鸟,不断追求新的境界,不断超越自我的精神,则是达到至人、神人和圣人不可缺少的历练过程。逍遥游是庄子的理想追求,大鹏形象则是庄子追求逍遥游的联结现实与理想的精神和行为的化身。正因为如此,庄子对大鹏形象倾注了无限深情,表达了不尽的爱意,以致蜩和学鸠讥笑大鹏,他竟然怒不可遏,愤然喝斥。而大鹏的形象也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中不朽的形象,它影响中华文化几千年而长盛不衰,并将继续延续其不灭的影响。

 

阮祥毅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标签:教学论文 
  • 发表评论: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顺德华侨中学博客网——载入中... http://zy.sdhqzx.sdedu.net/blogu/ruanxiangyi/index.html